作业帮新匠师袁野:一个英语老师的多重“身份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2-20 18:48

  名师简介:袁野,教龄八年,高分通过英语专业八级,是TKT国际书持有者。他主讲初高中英语,课堂轻松幽默,善于以英文思维贯穿知识体系及解题运用技能。曾主编初高中教材十余本,所带学生多人考取名校,现任作业帮初中英语产品负责人,是作业帮在线“新匠师”之一。

  一个老师仅仅只是一个老师?作业帮初中英语负责人袁野不这么认为。在他的介绍页面里,映入眼帘的不仅有教学风格的描述,还有“学术大咖”这样的标签。在这样的定义背后,呈现的是一个老师的多面性——教师不只是一个课堂的演绎者,而是多重身份的叠加。

  袁野是科班出身,大学时,他一边学英语专业一边做家教,到大三大四,已经自己开了一个补课班。毕业后,顺理成章进入一家英语教育巨头担任讲师,一路晋升,很快就成了教学培训师。他坦言,一路顺风顺水,在于他讲课的同时,更多的是想让自己做一个英语教育研究者。

  英语教育需要的钻研精神,往往从讲好一堂课开始。“最开始当老师时,我要求自己每节课都做充足的准备,在上课之前就要把每句线万字,每天都要写,基本上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一连写了好几个月。写出来之后,配合内容练习教姿态,然后再看回放。每个做老师的人,都是在这些具体的行动中慢慢具备钻研意识的。”

  不同于其他学科,英语教育相对开放、活泼,课堂弹性空间大,什么样的教法都可能有。公众有印象的英语教法,就有李阳式的疯狂英语、罗永浩式的相声英语等等,这些风格甚至不是课堂型,而更偏向演讲。在高手辈出的巨头集团里,袁野花了一年的时间博采众长,然后才形成自己的风格。

  “每个老师其实最开始都是模仿,看别人怎么教课,然后转化成自己的东西。比如说一个知识点,有的老师用几招就能完全讲透了,还有的老师举的例子或引入的方式都跟别人不一样。这些方法各有利弊,作为课堂的主导者,你需要自己吸纳、取舍,形成你的主线。”

  听听看看一年之后,袁野发现不同的教法背后体现的是老师们对英语教育理解的不同。很多老师在讲课过程中偏重于翻译,翻译完文章,学生就懂了,也有一类老师推崇做题,侧重给学生提炼做题的技巧和方法。

  “方法更多来源于教师自己教学功底的积累。”袁野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方。面对一个考点,他以系统研究来掌握全面,这个考点会考哪几个方向、全国100多个地方的考察方式做统计和分析,梳理出重点难点,然后进行解题技巧的延伸。这么一轮研究下来,一个老师能做到对全国各地的教学情况都很了解。

  在这个摸索过程中,中国的教法代表了一个流派,来自国外的经验也有启发。让袁野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去英国贝尔中心学习,一些教师会有很多关于课堂管理的理论,以及教材使用的理论,对于课堂活动的组织等也有专门的研究,这给了袁野特别大的冲击,“原来上课还能这么上”。

  后来有一次去澳洲学习,袁野一行人在当地的一个学校参观体育课。体育老师不告诉学生干什么,只让他们模仿各种各样的动物,然后重点模仿青蛙游泳。学生们在老师的指导下逐渐模仿到精髓,老师播放电影片段,进行指导,然后让学生再去跳、再去游。到了第二堂课,谜底揭晓,蛙泳。

  这种启发式教学的理念,袁野用在了英语教学的引入中。“原来我们引入可能就是抛一个问题,但现在课堂上更多进行场景式导入,让学生切身处地就在那个场景里边。”在教育培训工作中,袁野也会特别强调教育理论,“当我带团队或者说做培训师的时候,每个老师先发一本关于教学理论的书籍,先学习理论,再说道理。”

  “英语学科很多还是有一些素养在里边,不光是应试,英语思维培养很重要。我们现在课程里面加入很多英文电影的台词片段,甚至国外原版的文章,外国文化的讲解。这些都是培育的部分。”

  从教以来,袁野已经编写过超过15本初高中英语教材,并不断注入自己对英语教学的研究成果。最开始做这项工作,源于一个现实问题,英语教材很容易落后于社会发展。

  “当我们选用英语教材,首先就要有时效性,要最新的话题,最新的素材。比如在2019年的课堂上,2018年之前的东西就不怎么用了,所以教材每年都需要与时俱进地调整。我们在编写过程中,每一年都需要有很大的优化。”

  以作业帮英语教材的迭代为例,最开始跟学校教材并无太大区别,但现在随着在线教学体系的成熟,主题模块的分布、趣味性、指导性、逻辑关联等有所考量。作业帮初中英语团队将英语阅读做成了八级体系,从词汇难度、文章长度等逐一划分,更加明确地定位出学生的水准,教材梯度也按照不同的水准来划分,对学生来说,相当于是一份“量身定做”的课程。

  在线教育的教材是对学校课本的补充,另一方面还会考虑同步与拓展。“冲顶班的教材拓展面更多,难度更满,就可能适合想出国或者想考特别高分数的学生,提升班的教材就是课外的补充,与课本相得益彰。”

  在具体编写上,袁野还需要考量初中英语的整体特点。初中既要打底,又要往高中延伸,但又不像高中那么深。初中的小孩子是青春期最明显的一个阶段,世界观、人生观都在形成的过程中,这部分我们做文章、话题的选取,都需要设计,比如说一篇文章是校园生活话题,或者励志奋斗话题,都要考虑这些因素。”

  在线教育兴起之后,英语作为一门活泼的“前卫”学科,在教法和学法上为中国孩子带来很大帮助。跟着屏幕里的老师,学生就可以学习到纯正的英语,口语和英语写作课程的输出让众多三四线城市的孩子解决了燃眉之急。这样的便利背后,在线英语老师们时刻在思考创新的教法和学法。

  “线上的表现力要比线下高好几倍。老师要思考如何引发学生的兴趣,当你坐在那里,你不是看着一个摄像头,而是想象那个摄像头就是你的学生,你要让它感受到你的热情。”

  对于学生来说,老师的热情有时候意味着一切。袁野曾有一个学生,小学完全没学过英语,到了初一,26个字母刚刚能背下来,甚至都背不熟,那个学生听袁野讲课时经常听不懂,哭着崩溃着要退课,如果这时候没人管,学生就被放弃了。后来,在家长和辅导老师的劝说下,学生坚持学习,慢慢地可以做到课后巩固练习全对,英语终于被挽救过来。

  “如果跟了一个其他的老师,或者去其他地方用一个不对的方式去学,她可能就失去兴趣了,对她初中的开端造成很大影响,我们用心去做,就可以扭转学生的学习方向”

  在线老师不光要教学,更重要的是如何跟产品经理合作,主动设计适合在线英语学习的工具。初中英语团队最近刚刚做成了两件事,他们在教材上每一个有单词的部分加上二维码,让学生一扫码就跳出来纯正的单词音频,这个功能对于学生来说非常实用,堪称“哪里不会点哪里”;另外一件事是,初中英语还对课堂互动方式做了优化,当学生在线做题时,屏幕里的文章部分和题目部分可以分屏,方便阅读翻动,学生也可以拿笔做标记,用起来方便快捷。

  看似简单的功能,实现其实涉及到很多部门的工作,教研老师将体系重新拆分、打标签,题库的进一步精细化,互动课堂产品的研发和测试……每个功能,往往需要几个月的努力。

  这也让作业帮形成了自己的英语教授风格。“我知道现在一些老师,会不由自主去模仿新东方那样的课堂,但我们现在的授课方式特别注重互动,我们会有连麦和数据总结,这是贴合在线教育特点的模式。”

  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袁野发现原来教育与科技的结合可以产生如此优秀的课堂。现在,英语团队在尝试各种可能的创新,用技术与教学环节的设置结合,创造新的课堂。

  “在线教育是一个大趋势,大家都在做,也越来越能看到惊喜。我们现在给学生有一些热搜题集,就是用大数据的方式让全国所有学生都能看到最经典的题目,击破学习痛点。”

  从英语教育研究者到教材的编写者,再到在线教学的创新者,袁野认为,这些身份体现着教师的门槛越来越高,也反映出现代教育方式越发科学、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的趋势。但无论是什么身份,都是为了服务一个老师给一个学生带来的影响,而这才是最有温度之处。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凤凰资讯_凤凰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