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情包产业发展迅速产权保护成重点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2-11 07:38

  随着中国社交软件的兴起,表情包已经逐渐演变成一种流行文化,一种新的社交语言。不仅如此,在成为人们网络日常交流重要部分的同时,更是衍生成了一门新的商业模式。

  去年,90后小伙创作的“乖巧宝宝”表情包两年赚了50多万引发大众关注。而在如今,这已经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随着中国社交软件的兴起,表情包已经逐渐演变成一种流行文化,一种新的社交语言。不仅如此,在成为人们网络日常交流重要部分的同时,更是衍生成了一门新的商业模式。

  企鹅智酷发布的《从“00后”到“70后”:2018中国网民春节消费娱乐调研报告》显示,2018年春节期间,使用表情包拜年的网民比例高达45.6%,超过电话、短信等传统拜年方式。

  实际上,当下火暴的表情包是一种利用图片来表达感情的方式,是在社交软件活跃之后形成的一种流行文化。

  文化产业评论主编朱嘉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大众在网络平台的交流中,表情包是作为传播与交流的载体存在的,我们可以看到它具备了完整的叙事功能。它本身以新颖、有趣的形式在受众中广泛地传播开来。它不仅能以图案的形式表达人们的情感,还能以文字和图案结合的形式直接地体现出人们想要表达的含义。

  “在碎片化的时代环境下和快节奏的交流模式中,我们不难发现表情包以其最独特的风格、最有趣的样式,以最快的速度还有最简洁的形式很完整地能表达出在网络这种无法见面的沟通环境下说话人想要阐明的语言、表达的感情及当下的姿态,这让对方能接受到比语言更直观的信息。”朱嘉表示。

  “再者,关于表情包的使用群体大都是现在活跃在网络上的90、00后,这代人本身所成长在一个开放的文化环境下,他们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并且构建了许多属于自己的社交圈。”朱嘉补充道,在属于他们的“圈子文化”中,表情包是作为情感联结的载体存在的。表情包的使用能让他们之间的交流变得精简活跃。

  揭小兰对此也表示赞同,“表情包在日常聊天中是调动气氛、缓解尴尬无言的润滑剂,给了年轻人虚拟社交中的一种自由和轻松感。”中研普华研究员揭小兰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说道,此外,表情包本身就是一种娱乐化、游戏化的表达方式,它的性质、诙谐特点,将“娱乐”发挥到了极致。

  的确,当下,移动社交网络平台不仅有富含流行元素、为年轻人量身定制的表情包,还有各式各样符合中老年人审美的表情包,满足了网民的多样化需求。

  从前,有少数微信表情包还需要花钱购买,一般是在6元左右。而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大多微信表情包免费了。这样一来,就有越来越多的人下载使用表情包。

  据统计,仅微信平台表情包日发送量就已超过6亿次。其中,微信公众号“少女兔”依据其主角形象“蛙哥兔姐”,开发了10套表情包,累计下载量3800万,发送总量达10亿。

  “聊天时基本上每个人都会插入一些表情包,现在没有表情包几乎聊不下去,感觉特别生硬,所以在微信表情包诞生之后,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创作者参与其中。”视觉志副总裁、“少女兔”负责人李子木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谈道。

  现在的微信表情包增加了给设计师打赏的功能,这与给文章打赏是一样的。作者只需将符合制作规范的表情包上传到微信表情开放平台等待审核,上架成功后的表情包即可接受赞赏。

  就在去年,“乖巧宝宝”系列表情包的下载量已经有1.5亿次,共有超过15万用户打赏。而据其作者钟超能所说,两年来,用户赞赏和表情付费的收入已经超过50万。

  另外,微信表情开放平台上的优秀案例“萌二”,赞赏人数已经突破24万人次,人气表情包“长草颜团子”的赞赏人数已突破10万人次,“蜜桃猫”系列、“少女兔”系列的表情包的赞赏均已突破万次。

  当然,有了高人气的表情包,创收途径就不单是微信表情开放平台的打赏功能,表情包创作者开始通过商业合作,将一些形象授权给一些商业品牌,或者把表情包形象开发成商品进行售卖。比如玩偶、绘本、插画、书籍、手机壳以及各类周边衍生品。

  伴随着娃娃机在国内的流行,一些表情包公司还与娃娃机公司进行合作,甚至独立开发娃娃机,将爆款表情包制作成玩偶,放进机器里;表情包“长草颜团子”3年前就开设了淘宝官方旗舰店,推出了团子公仔、毛毯、手机壳、充电灯等周边产品。其中,充电灯销量最高,截至目前累计总销量超过15000个,累计销售额超100万元。

  “用户广泛使用使表情包变成一片市场,借助多种盈利模式,由单纯的表情包设计拓宽到衍生品的开发,这个行业在用实际行为撬动出一个巨大规模的市场。”揭小兰还指出,在表情包上贴广告进行植入营销,利用表情传播产生广告效应是业内的普遍做法。

  朱嘉认为,表情包的商业潜力、市场和未来价值都是巨大的。作为一个红的、形象好的表情包在刚开始发展时是可以做许多衍生产品及增值产物的。例如它可以作为一个形象进行周边的开发,广告合作后的推行。一旦当它有了大量的粉丝基础后,这个表情包的形象便可以形成一个IP,进入像动漫、游戏和电影等产业。当表情包产生出文化创意产品后,其商业价值可想而知。

  关于表情包的线下表现形式,朱嘉拿现在线下最火的表情包例子日本的聊天应用LINE举例道,它旗下的表情包LINEFRIENDS可以说风靡世界。它的表情不仅在线上做到了付费使用,在线下也仍然是不缺乏商业属性。

  “关于这个表情包的主题商店在全世界开了近50家,仅在中国就拥有了9家主题商店。商店里所销售的产品也是涵盖了玩具、服装、配饰、文具、图书、视频和电子产品等方面的产品。店内还设有咖啡馆,糕点也都是以表情包的形象所做。在广告方面,2017年时LINEFRIENDS与乐事合作推出了印有其表情的乐事薯片。在国内,关于该主题商店的消费者大都以学生为主,尤其在节假日,作为网红的主题商店里面可以说是人满为患。”朱嘉告诉记者。

  “可见,表情包成长为一个形象IP时,其产业链的诞生就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些线下的商店、餐饮、电影、广告合作等系列的出现都是其商业价值的体现。”朱嘉补充道。

  此前,风靡全网的“葛优躺”表情包被葛优本人以侵犯肖像权为由告上法庭。最终,艺龙网公司被判赔偿葛优经济损失及维权合理支出7.5万元并进行赔礼道歉。

  针对真人表情包的维权问题,微信表情开放平台作出规定:真人表情包想要上线,需要提供版权拥有证明,以防侵权事件发生。此外,微信表情开放平台坚决反对抄袭,建立了一套审核机制以及完善的投诉流程,支持原创作者维权。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著作权法中对表情包的相关规定,一方面是保护表情包制作者,即版权方的权益;另一方面则是避免表情包制作者侵害到其他人的合法权益。“表情包如果使用真人作为基础的话,必须征求当事人的同意。”

  “关于表情包知识产权方面的保护我们需要从两个方面入手。一方面是作者,也就是版权方创作出来的动画类、文字类的表情他们本身应受到著作权的保护。我国也应当建立起完善的机制体制,在他们被抄袭的情况下让版权方有法可依去保护他们自身的权益和应得的利益。”朱嘉指出。

  “另一方面是以真人为基础,大多是以明星为主的表情包。这一类的表情包大多是由粉丝进行截图后流行在社交平台的,并且是免费的并未有版权形式出现。这可以说作为娱乐方面的一部分,但并不能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作为商用。一旦作为商用后,他本人拥有权利依法追究商用其形象的责任人。”朱嘉举例道,当时葛优一案就是一个正面的案例形象。再者部分真人表情包是电视剧、综艺节目等官方发布后流行的。官方和明星也有权利可以要求表情包付费,得到一定的保护。总的来讲,在表情包的产权保护方面,法律体系的保护可以说是必不可少的。

  揭小兰告诉记者,虽然目前不少热门表情包作者已经正式授权部分网店进行周边产品生产,表情包周边产品仍然存在盗版问题,此外,目前版权意识尚未在全社会普及,知识产权的保护依然是未来表情包产业发展的重点之一。(于淼)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凤凰资讯_凤凰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