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常州网络问政达人逝世 曾写《三哭常州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7-04 13:24

  常州网络名人村人昨天早晨7点10分因胃癌病逝。消息一传开,很多网友昨天自发前往医院和村人做最后的告别,半天下来,医院太平间内摆了上百花圈。村人原名吕庆平,1962年生,金坛人,出版多部长篇小说和文集。2004年开始发表帖文“三哭常州”,近两年则积极参与网络问政。今年则因对政府亮化工程的质疑而与常州市长王伟成飞帖谈心。

  记者昨天在常州市四院的太平间内看到,小小的空间里层层叠叠地摆满了花圈和花篮。这些花圈中,有常州市及部分辖市区宣传部以及文联送的,更多则是朋友和网友们送来的,这从“落花能几醉”“小城细雨”等落款就能看得出来。.

  村人的妻子王静告诉记者,村人去世的消息还没告诉他78岁的母亲,怕老人承受不住打击,想瞒一段时间。他们的女儿今年12岁,在上小学6年级。王静1992年和村人结婚,因为经济原因,1999年才有了女儿。

  村人当时既没工作也没房子,王静则是大学中文系毕业,在常州一所学校当老师。王静说,自己之所以能跟村人,是因为两个人谈得来。村人虽然写了不少书,但光靠这个没办法养家。比如最近出版的《80后女》,他写了一年,只拿到1.6万元。

  女儿三四岁后,王静就辞了工作,专心照顾家庭,这是因为村人几乎长年在外。村人要写作,但家中因房子面积小,没有安静的地方,因此他经常到外面去找一个地方写书。王静说,村人写作很认真,甚至有“洁癖”,以前手写的时候,一页纸快写满了,只要写错一个字,村人也会将整页纸重写一遍。

  村人给人的印象是常年留着个大胡子。王静说,村人在一篇文章里谈过留大胡子的原因,说主要是为了不受坏人欺负,“没留胡子前,别人撞了他还要骂他,留胡子后,他骑车撞了别人,别人还会跟他说对不起。”

  王静说,虽然村人经常不在家,但对家庭很负责任,特别是对女儿,只有女儿可以欺负他,女儿可以指使他……命令他……”说到这,王静忍不住哭出了声。

  常州市四院肿瘤内科副主任徐建忠告诉记者,村人从9月初入院治疗,到去世不到三个月,是这么多年来他遇到的时间最短的一位病人,“一般胃癌病人入院治疗,在效果不理想的情况下,平均寿命是1年,有的有一两年,以前遇到时间最短的一个病人也有八个月。”

  徐建忠说,村人入院前已经腹痛两个月,消瘦20多斤。据其一位朋友介绍,当时村人正在创作一部小说,胃痛时就用凉水浇腹部镇痛。而村人为了专心写作,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饥一顿饱一顿,有时候就是靠熬一锅粥或者成箱的方便面来解决问题。

  徐建忠说,村人到医院检查时已是胃癌晚期,而且锁骨、肺部都有转移的迹象。入院时已没有手术机会。当时医院经讨论后,决定先化疗,情况如好转就再手术。但一个疗程下来后,局部病灶出现恶化。此后进行第二个疗程仍然没有效果。

  徐建忠说,两次化疗后,他发现村人面对死亡十分从容。“他和别的病人不一样,我跟他讲病情难好转的时候,他很平静,没有像别人那样情绪激动。“他说人只要实现了自己的价值,生命再短暂也满足了。”徐建忠说,从11月初开始,村人基本放弃了治疗,只是使用些止痛药物。

  24日下午,徐建忠还到病房看了一回村人,当时村人面带笑容,只是说有点腹胀。到了半夜,情况严重起来,出现了呼吸衰竭。因为已决定放弃治疗,所以没有实施抢救。凌晨时,村人呼吸、心跳出现衰竭,7点10分离开人世。“我为病人放弃治疗而惋惜,不过,这对他来说可能也是一种比较好的选择吧。”

  让人意外的是,王静说她从没看过村人的博客。“包括他第一篇发到网上的《三哭常州》,我不看是因为我觉得不能承受。”对于网上的一些争论,王静只想说一句话:“村人是一个有瑕疵的人,但他绝对是一个坦荡的人。”对村人的性格,王静说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自由”。“自由就是不受拘束,但他有良心和良知。”

  王静说,村人入院治疗前正在创作一部农村题材的小说,三部曲120万字,已完成两部80万字。上周时,村人立了遗嘱,他要求丧事一切从简,并让家人将骨灰撒到运河中,“他以前最早到常州是在运河中当水手,离现在30年了。他说,他是想从运河中来,又从运河中离开。”村人的家人告诉记者,家人今天中午将在医院太平间搞一个简短的告别仪式,27日早上送殡仪馆火化。“我们是按照他的遗嘱,一切从简。”

  村人在网上的第一篇力作是写于2004年的《三哭常州》。这篇文章涉及到常州的一些政情内幕,痛陈常州在苏南经济发展中落后的原因。通过这篇让常州人看了后感情复杂的文章,大家认识了一个“敢说真话”的村人。此后,常州市长王伟成在一篇回复村人的帖子中还专门谈到了《三哭常州》:“我刚来常州的时候,也拜读了大作《三哭常州》。说真的,我读后的感受只有两个字:心酸。一个充满埋怨、牢骚、怀疑、指责的城市是没有希望的城市;一个靠哭泣来唤醒民众的城市是没有前途的城市。”

  村人的一位朋友告诉记者,大约从2008年开始,村人就开始活跃于网络。不管是褒是贬,村人的每一篇帖文几乎都能起到“轰动效应”。常州一家网站的负责人说,村人的文章之所以能引起高度关注,正在于其内容几乎都直指政府或者相关部门。除了问政,村人的一些帖子的内容则是呼吁网友扶困助弱。在他的呼吁下,网友们合力帮助金坛农村一位老人拆掉危房建了新房。就是在病中,他还发帖为一位比他更困难的病友呼吁求助。

  村人在网上发帖问政,比较经典的一个案例是其质疑常州花2.9亿打造亮化工程。2月19日,村人在当地网络论坛“化龙巷论坛”发表题为“2.9亿,为了亮?还是为了黑?”的网帖直言,“‘亮化工程’不仅仅是一个糟蹋钱财的问题,更是一个污染环境的大问题”。“村人”将矛头直指市长王伟成:“问题是,我们亲爱的市长先生他会承认‘亮化工程’是‘面子工程’‘政绩工程’吗?”2月23日,“村人”再次发表题为“2.9亿,一块五味杂陈的蛋糕!”的网帖,追问王伟成批准“亮化工程”的“动机”。

  3月2日,在常州市政府网站的“每月一告”中,常州市长王伟成发出了4000字的回帖《不猜疑、少争论、防折腾,凝心聚力建常州》予以回应。对市民质疑该工程为政绩工程,王伟成坦率地说:“我至今还没有搞明白,政绩有什么不好……”

  村人再次发帖《致王伟成先生》,用“三点感动”赞许一个市长的“人性回归”,又用“三点异议”申明要“继续猜疑下去”。而王伟成也随后回帖《团结一致往前走》,“看了您的回复我很高兴,和谐社会和而不同,如果只有一个音符,这首曲子一定不好听,有了不同声音,才有美妙的音乐!”

  王伟成在网帖上说他是村人线日下午,王伟成还去医院看望了村人,第一句话就说:“老朋友看你来了。”

  在病床边,两人聊到了《三哭常州》,王伟成说他一到常州就听办公室的人讲了,他看过以后认为,村人一是很勇敢,二是很辛辣,三是很尖锐,四是有点偏激。村人微笑着默认。王伟成说,当时他就认为村人是能够研究一些问题的。村人说,他批评这样那样的问题,以前经常会遭,但现在常州是一个包容的城市。当时,王伟成还笑与村人相约,出院后合作写一部长篇小说。

  昨天下午,王伟成的秘书赶到常州四院太平间,交给其家属一个信封,并向家属表达了慰问之意。记者看到,信封上写了两行字:“沉痛悼念我真诚的朋友村人先生,请转达我对村人家属的一点慰问之意。”下方是王伟成的签名。

  “他是一个有才华、有深度,对常州充满热爱的人。”昨天,常州市市长王伟成对记者这样评价“村人”吕庆平。

  听到村人去世的消息时,王伟成正在开会无法抽身,于是立即委托秘书代表自己前往慰问村人的家人。就在今年的9月26日,王伟成还专程前往医院看望病榻上的村人。

  一个是市长,一个是网民,他们之间并没有个人的交往,倒是在网上有过不止一轮“交锋”。尤其是关于常州2.9亿元亮化工程的讨论,村人直接将“矛头”对准了市长,而王伟成也是亲自发帖回应。因为双方的坦诚和包容,一度呛人的火药味,反而演变成了一段网络佳话。

  村人住院后,有网友发帖提议,市长可不可以去探望探望他呢?王伟成说,“不是‘可以去’,而是应该去。”那天,王伟成几乎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前呼后拥,更没有闪光灯摄像机,他坐在村人的床前嘘寒问暖聊家常,就像探望一个老朋友。

  王伟成对村人的关注,并不是从这次的亮化工程才开始的。2004年村人发了“三哭常州”的帖子,在网上很有影响力。“那时候我还没到常州来工作,但已经注意到他写的东西了。”王伟成说,村人写的东西给他的印象是直陈弊端,看问题很深刻、很辛辣,也有一点偏激。后来,王伟成去医院看望村人时也聊到了这一点,村人笑着回答,“您说得对,我是这样的。”而事后村人在与友人谈心时则感叹:“常州是个包容的城市。”

  在王伟成看来,村人是常州众多热心网民的代表,像他这样的网民还有很多,“他们对网络问政的关注和支持,出发点都是对常州的热爱和责任感。哪怕有些话说得偏激一点,只要是真诚的、有建设性的,对我们做好工作都有着很大的帮助。现在我们每做一件事,事先都会考虑百姓会怎样的反应和评价。”王伟成说,目前对政府工作最直接、最快速、最有效的监督,就是来自网络的监督,“而网络的背后是人,是众多热心的、有思想的网友、市民。”

  谈及自己在亮化工程问题上与村人的网络互动,王伟成也很有感触。“看了帖子后,感觉有很多问题是由于网友信息不对称导致的,政府部门有责任把真实的情况通报给大家。”

  就此,王伟成认为,政府部门与网民之间要达成良性互动,政府部门应该真实地介绍和通报公众关心的问题,真诚平等地与网友交流互动,要营造宽松的网络环境。记者了解到,常州网民遭遇“被删帖”的现象明显较少,这其实正来自于王伟成的一项规定:“除了是过激的人身攻击,骂我们的帖子都不许删。”对于网友,王伟成也有建议,他希望网民能够对政府的工作保有一份信任,而不是事事先想到其中的“目的”。他认为:“基本的信任感是良性互动的基础。”

  “遇到问题时,双方不妨尝试换位思考,这样就能充分沟通。”王伟成说,网上常州是个大家庭,有了每个成员的共同维护,就一定能够和和美美。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凤凰资讯_凤凰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