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某户外俱乐部的盈利内幕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0-09 20:13

  网5月14日电 (任洁瑛)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旦被打开后,一切出人意料的事情都暴露于阳光之下。

  5月3日,一位杭州驴友参加了由旅途中国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川西线旅游,没想到魂归他乡——在川西丹巴甲居意外去世,至今死因不明。

  5月8日,参加了该俱乐部组织的黔东南旅游的驴友稻草人在网上晒出了一份黔东南之旅的流水账单,曝出了户外俱乐部的盈利内幕。

  时下在年轻人中非常流行的户外俱乐部究竟以何种模式在运作?它的盈利方式和盈利点又在哪里?本报记者通过对34名驴友的仔细调查,一条隐形的轨迹终于浮出水面。

  一直打着非盈利旗号的户外俱乐部,实际上比旅行社赚得更多。驴友旅游归来在网上晒出户外活动账单,由此——

  “我之所以不参加传统旅行社的团队,喜欢户外俱乐部的旅游项目,最看中的就是他们透明的报价和非盈利模式。行前说好多还少补,真正能让游客明明白白消费。”驴友老猫(网名)说,可是我们发现这趟黔东南之行并非如此,这些所谓非盈利模式的户外俱乐部赚钱并不比旅行社少。

  据介绍,出发前,每个驴友都收到了该俱乐部发给的一份详细出行单,其中包含了一份费用预计清单,驴友按照预算清单的价格预交团费,清单包括所有的旅途开销和组织成本费,组织成本费包括了活动策划、前期联络通讯费、领队自身成本、领队途中通讯费、公共药品、通讯设备等。

  最后,每位参加这次黔东南之旅的驴友预交了团费2190元,其中140元为付给网站的组织管理费,36名驴友光组织管理费就累计达5040元。

  预算清单中,每一个地方的住宿都有一个预算价格。事实上,驴友们发现这些预算价格与实际入住当地客栈旅店的散客价相比,要高出很多,有的甚至超出一倍。如第一站凯里的吉泰酒店,散客价为158元/间,相当于79元/人,而预算清单上的预算价为125元/人,高出散客价46元/人,这还没考虑到团队的折扣。榕江的五榕宾馆当地的散客价为140元/间,相当于70元/人,清单上预算价为115元/人,高出散客价45元/人。

  “除了住宿费,最后一天,我们还发现大巴的包车费也有猫腻,预算费是370元/人,总计13320元,而司机亲口告诉我们,这几天的包车价是4800元,因为贵州的包车价格是4元/公里,按照我们的路程算,连4800元都不到。如果这些折扣差价被组织者拿走,仅车费他们就进账8000多元。”老猫说,“虽然,事先说好能多还少补,但是沿途中当地的领队一直表示结算价与预算价一致,不肯把差价还给驴友。”

  驴友们察觉到了这里面不正常,在榕江,他们拒绝入住酒店以示。晚上10点半,他们依然站在榕江的街头,最后自付押金分散入住了其他酒店。第二天早晨,当地的领队不辞而别,驴友与杭州的全程领队做了长时间的交涉后,才把这笔账算清楚。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如小孩大人,火车的上下铺等,这趟黔东南之旅的实际价格每人是1300-1500元之间,和实际的预交费用相差600-800多元。

  驴友稻草人(网名)还提到了另外一些疑问:火车票票面上印着“团”字,不知道车票的价格究竟按团队价还是散客价收取;一路上用餐基本上进的是旅游团队的餐馆,之前说好的特色菜肴缺斤少两。

  在该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几条驴友旅游线中,还有一条桂林之旅也有驴友的投诉,内容与黔东南线情况大致相似。

  有驴友质疑,行程中产生的差价进了谁的腰包,除了组织管理费外,旅途中国是否也参与了差价的分割,如果真如此,就与非盈利的宗旨背道而驰?

  对此,“旅途中国”有关负责人郑天明的解释是,川西、黔东南和桂林这三条遭到意外投诉的线路均是因为俱乐部将当地的旅行安排转包给了当地地接社,这是活动外包模式的失败。

  郑天明一再强调,网站除了收取了相关的组织管理费用外,并没有其他的盈利,所有的费用都交给了地接社。事实上,黔东南之行,旅途中国将当地的接待都包给了雷公山风情假日旅行社,该社负责这个团队的是一个叫梦游西江(网名)的人。

  当记者连线“梦游西江”时,他承认旅行社跟网站之间是合作关系,有利润当然是双方共享。而他在网站的有关帖子上也跟帖表示,他们是一家以盈利为目的的旅行社,不可能不赚游客的钱。如果雷公山风情假日旅行社说法成立,作为合作方的“旅途中国”确有可能利润共享。

  “户外俱乐部发展了这么多年,很多都变了性质。”一位资深驴友说,以前确实有纯AA的活动,感觉很好,所有的账目都由参团的驴友自己管理,不像现在,驴友是在组织者未告知的情况下旅行。大家喜欢这种形式,是因为他们提供的线路很特殊,不是传统旅行社操作,全程没有旅行社组织的购物点,又是一个很好的交友平台,消费透明。而现在,这些俱乐部的活动往往是在额外收取组织管理费的基础上,利用其他差价来赚取驴友的钱,而且赚得有点离谱,已经让人难以接受。

  一位旅行社的工作人员表示,户外俱乐部的这种打着非盈利旗帜招揽驴友出行,从中获利的模式使其成了高利润零风险的行业。而传统的旅行社,需要交质量保证金、缴纳税金等,户外俱乐部并无这些成本支出,唯一的成本是领队和踩线费用,这些费用支出也通过每个团队的组织管理费得到了回报。

  实际操作中,户外俱乐部完全可以像旅行社那样订到团队票,拿到餐馆的回扣和住宿的团队折扣等,甚至也有俱乐部或个人组织者向旅行社直接拿票拿房。而他们报给驴友的价格就完全随他们控制了,有些中短线会比散客价便宜,但仍然有利可图,有些长线,驴友对当地物价不太了解的情况下,报价会比散客价还高,从中牟取利润。

  在高利润的情况下,户外俱乐部甚至没有任何风险可言,一旦驴友发生危险,俱乐部并不用像旅行社需要承担风险,即使在途中有什么不满,驴友们也感到投诉无门。

  记者向“旅途中国”求证其组织人员构成,郑天明说,旅途中国这样比较大型的户外驴友网站目前拥有五六十名领队,而其中专职的只有五六个,只占了10%,大部分领队都是资深户外人士和旅行社从业人员,拥有领队证或导游证,但还有三分之一是没有任何证件的。

  其实,“旅途中国”这次遭到驴友投诉并非偶然,户外俱乐部这一迅速发展的行业一直没有受到必要的监管。

  杭州在几年前就成立了登山协会,按照常理协会应该承担户外俱乐部的行业管理职责,但该协会副会长周森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登山协会会员单位只有8到10家,协会只管理正式注册过的组织单位,许多网站或者论坛上的版主私自组织户外活动,协会无从管理。

  杭州市旅游委员会行管处副处长黄汉春表示,这类户外俱乐部组织不属于旅委监管范围,报名参加这些活动的驴友们应该有自我保护意识。但他同时强调,如果俱乐部自己订票订房组织活动的,打着非盈利的幌子从中通过隐瞒价格来牟取利润,只能算是一种欺诈行为;如果户外俱乐部像旅途中国这样,把业务外包给外地的地接社,从中盈利,并且又不具备经营旅游活动的资质,那么这个组织或者企业便成了“黑社”,其工作人员的性质与“野导”无差别。而那家与其合作的地接社也违反了旅行社的相关管理条例。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凤凰资讯_凤凰网版权所有